坦然到神面前

David Wilkerson
May 21, 2007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进入至圣所,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 … 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10:19-20,22)

主在各各他的工作,一共有两方面。一方面就是造福世人,另一方面就是叫神得益处。十字架的工作一面叫罪人得福,同时又叫父神得益处。

对於人们受益,我们非常熟识。主的十字架使我们罪得赦免。我们得着大能,胜过一切属灵捆绑,并罪的辖制。我们蒙受怜悯与恩典;当然,更得着永生的应许。因着十字架的缘故,我们得脱离罪恶与阴府所带来的恐惧。

为着人类所得的益处,并奇妙的释放,我感谢 神。我更因一週复一週,这信息传遍世上的教会,而欢呼。

然而,十字架的另一个好处,即对父神的益处,却鲜为人知。你要明白,关於十字架所带给父神的喜悦,我们实在不大瞭解。原来,父神每逢把一个浪子接到家里,就心怀大慰。

我们若只聚焦且传扬十字架赦罪之恩,就错过一则有关十字架的重要真理,而这是神要我们明白的。我们必须更充份明白,十字架乃关乎祂的喜悦。这真理不仅叫 神的百姓心中得纾解,更带给我们自由、安息、平安、喜乐。

据我看来,大多数的信徒都学会坦然来到 神面前,为着赦免、供应、并祷告上的回应,而祈求。但他们在信心的一方面 (而这是与主同行很重要的一方面),却缺乏勇气。

因着十字架的缘故,我们能畅通无阻地来到主面前;祂因此大大喜乐。是的,历史上最荣耀的时刻就是,在主受死那日,圣殿的幔子裂为两半的时候。那时,地大大震动,磐石裂开,连坟墓都开了。

在那时刻,神所得的益处就发动了。刹那间,圣殿里那把人和至圣所隔开的幔子裂开了,实在不可置信。自此,人不仅能来到神面前,神也可以出来,到人那里。

那曾住在「幽暗中」的 神,并没有等候我们来到祂面前,祂乃主动出来,到我们那里。神亲自有所行动,主的宝血更除去一切拦阻。主单方面采取主动,彷彿一方宣告说:「够了,我要成就和平,拆毁那中间隔断的墙。我要采取主动。」

主上十字架以前,众人无法直接来到 神面前;惟有大祭司才能进入至圣所。如今,主的十字架已经为我们开了一条路,好让我们能来到父神面前。单单因着主的恩典,神把那拦阻我们到祂面前的墙拆毁了。如今,祂可以出来,到人那里,拥抱种种浪子与罪人。

请想想有关以色列民神奇地蒙拯救。神的百姓过到乾地後,就看见海浪把後面的敌军淹没了。在那荣耀的时刻,他们聚在一起,感恩讚美,载歌载舞,说:「我们自由了。神已经从那压制者手中,把我们拯救出来。」

以色列的故事正代表我们的拯救,脱离罪恶捆绑。我们晓得,撒但因十字架而被打败了,以致我们即时得释放,脱离牠的铁腕。然而,神救赎释放我们的旨意,不仅如此。你要明白,神从来没有要以色列民得胜後,在红海的彼岸紮营。祂那更伟大的旨意,就是把他们领出埃及,好让他们进入迦南(即那丰富之地)。总而言之,祂把他们领出来,好让他们能进入祂的心,祂的慈爱。祂希望百姓会全然倚靠祂的怜悯、恩典、慈爱。对於祂今天的子民,祂的旨意仍然丝毫未变。

几天後,以色列的第一个考验就临到了。结果他们怨天尤人,心存不满。为什麽?因为他们经历了神的拯救,却末领会祂的大爱。

这篇道的重点就是,除非你明白以下几点:祂因拯救你,而满心喜悦;祂因与你相交,而心中喜乐;所有隔阂已因十字架,而被除去;你过去的一切已受审判,且被塗抹;否则,你无法进入喜乐平安。神说:「我希望你勇往直前,在我的同在里,进入那为你预备的丰盛。」

今天,许许多多的信徒都因十字架所带来的奇妙益处而欢呼。他们离开了埃及,经历过红海的试炼,而得胜了。他们享受自由,因神把那压制人的,扔进海里,而不断感恩。但这些信徒却错过了 神更伟大的旨意与恩惠。他们所错过的就是,主之所以把他们领出来,乃是要带他们进入祂自己里面。

主以这比喻来教导一些伟大的真理。从这比喻,我们除了清楚看见人所得的益处以外,也看见 神心怀大慰。你要明白,浪子回头这比喻不仅是有关一个失丧的人得赦免;更是有关一位父亲跑去迎接儿子,心中大大喜悦。

你们都晓得这故事。有一个年轻人因生活放浪不羁,把自己的产业都散尽了。他穷途潦倒,心力交瘁,便决定回到父亲那里。根据圣经,「(他)於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路15:20)

请注意,这父亲饶恕儿子,没有什麽可以拦阻他。这年轻人不必做什麽,甚至不必认罪,因为父亲已经準备好,要与他和好。是的,一些都是出於父亲的主动:他远远看见儿子回来,就连忙跑过去拥抱他。事实上,对於任何慈爱的父亲,饶恕绝不是一个问题。同样,当天父看见一个心中痛悔的儿女,赦免也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赦免并不是这比喻的中心思想。其实,主清楚说明,浪子仅仅蒙赦免,是不够的。父亲并没有拥抱儿子,饶恕他,又由他我行我素。不,那父亲所渴望的,不仅是儿子回头;他更希望与儿子在一起,与他亲近相交。

虽然浪子再度得赦免,蒙恩惠,但他并没有在父亲家里定居下来。惟当儿子与他在一起,父亲才会心满意足。这就是这比喻的重点。

这故事的发展,非常有趣。很明显,儿子并没有因自己蒙父亲饶恕,而感到很自在。对於进到父亲的家,他不断踌躇。他实在对父亲说:「你如果知道我所作那些既污秽,又不虔不义的事,你就知道,我得罪了神,且辜负了你的慈爱恩典。我不配得你的爱。你有权利与我断绝父子关係。」

那是浪子的老我在说话。他实在说:「我无法昂首阔步地进去。父亲拥抱我,与我亲嘴,然而,他没有问什麽问题?这是不可能的。我需要偿还财产的时间表。我也许无法还清一切,但我必须努力。」

亲爱的圣徒啊,你又怎麽样呢?父神敦促你来到祂面前,你会反对吗?你也许晓得自己的罪已蒙赦免,然而,你会让祂享受你们之间的相交吗?也许你正如浪子一样,站在路上,哀哭痛悔,依照神的意思而忧愁。你像他一样,向父神呼求说:「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後,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路15:21)

这确实是真心痛悔。但你若不肯进入父神家里,这种悔改并不彻底。你为什麽犹疑不决?正如浪子一样,你也许仍旧聚焦在自己过去的罪上。

然而请注意,这父亲对儿子有何回应。责备的话,他一句也没有。他并没有提起有关浪子的所作所为,也没有提及他那悖逆、愚昧、放浪不羁的生活、并灵里的崩溃。其实,父亲连儿子住在外面,不配不堪,也只字不提。这些,他都不管了!为什麽?

在父亲眼中,从前的儿子已经死了。他已经把他抛诸脑後。如今在父亲眼中,那回家的儿子,乃是一个新人,既往不究。父亲实在说:「对於我来说,从前的你,已经死了。如今,与我同行的,乃是一个新人。这就是我对你的评价。你不必活在罪咎之下。至於你犯罪,不配不堪,不要旧事重提。罪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务要坦然到我面前来,享受我的怜悯恩典吧。我喜悦你!」

但这浪子并没有在父亲面前,欢喜快乐。他一定这样想:「难道我不该严严地受管教吗?我该怎麽样弥补自己的过错?我需要得後果,受鞭笞。我必须證明自己已经改过自新。」

他还是存着被定罪的心态,而这是撒但所加给他的。今天,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许多 神儿女的身上。父神因我们而欢欣喜乐,以慈爱的膀臂来拥抱我们。然而,我们却以为,谦卑就是指把自己的过错告诉神,翻旧帐,而没有因祂向我们表达爱意,而信靠祂。一直以来,我们都满心罪咎,心中想:「祂一定对我生气,我比其他人更罪大恶极。」

保罗所谓:「心意更新而变化」,正是浪子所需的。我喜欢从这比喻读到这些话:「父亲却吩咐僕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路15:22-23)

那时,父亲的僕人把家里最好的袍子拿出来,披在儿子身上;这就代表穿上主的义袍。父亲又把戒指带在儿子手上,代表与主连合。最後,他给儿子穿上鞋子,代表把主平安的福音,当作豫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

这慈爱的父亲向儿子这样显明:「属肉体的污秽衣服,即丝毫以自己奋力来讨我喜悦的心态,都要一概除去。让我把我对你的观点与评价,向你显明。你乃是带着又新又君尊的儿子身份,进入我的家,到我面前来。你并不带着乞丐或奴僕的身份而来,你乃是我所喜悦的儿子!现在,务要坦然无惧,满有确据地进来。」

今天,我们也是如此。对於 神如何接见我们,我们必须在心意上更新而变化。让我回到这篇道开始时所引用的经文:「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进入至圣所,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 … 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10:19-20,22 “Having therefore, brethren, boldness to enter into the holiest by the blood of Jesus, into a new and living way, which he hath consecrated for us, through the veil…let us draw near with a true heart in full assurance of faith.”)

英文经文这里的 “boldness”(「坦然」)乃源自「一名被解放的奴隶」(“an emancipated slave”) 的意思。就是说,这人再不在罪恶死亡的律之下,乃受恩典所管理。总而言之,凭着父神的慈爱,惟靠祂的怜悯,我们才有资格来到祂面前。我们的资格如下:「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有资格)同得基业;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西1:12-13 英文作 “Giving thanks unto the Father, who has made us meet (qualified) to be partakers of the inheritance of the saints in light, who has delivered us from the power of darkness, and translated us into the kingdom of his dear Son.”)

本来,我们简直没有资格来到 神面前。我们可以尽力读经祷告,也可以向 神承诺,自己会更好好做人。但我们绝不能因属血气的工作,而有资格来到祂面前。我们绝对没有什麽配得祂喜悦的东西,可以献给祂。一切都是单单凭着祂的恩典。

为要庆祝浪子回到父亲的家,他们就大摆筵席。父亲更宣告说:「我们需要进到家里,欢喜快乐。」蒙爱的信徒啊,今天,这句话也应用在我们身上:我们务要脱离罪咎和定罪之感,满心喜乐地来到父神面前!

据这父亲说,孩子再度在那充满爱和喜乐平安的家里,感到舒适自在,祂就因此满心喜悦。父亲实在说:「我需要孩子回到我家里,我的居所,到我面前来。这就是我的喜悦。」

请想像那儿子进到那房子时,会有什麽态度?他如果坐在一个角落,满心沮丧,反覆思想自己的罪过,因荒废了那些年日,而感到自咎,他就无法讨父亲喜悦。他如果以为自己万一再跌倒犯罪,就会被定罪,被揭发,受审判。他如果因此满心恐惧,就无法坐在父亲面前,蒙受奇妙恩典。因为这种心态会令父亲伤心。

圣经告诉我们,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我们可以吃喝快乐 … 他们就快乐起来。」(路15:23,24) 让我告诉你,他们在那家里喜不自胜,载歌载舞,欢喜庆祝。这全都是因为,那里有父神的喜悦。那儿子能昂首阔步地进去,心中毫无罪咎被定罪之感,因为他晓得,父神与他和好了。

请问:什麽能叫我在父神面前欢欣喜乐?什麽能能叫我与祂交通时,心灵得释放?不仅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 十字架已叫我可以来到父神面前 … 并我的灵魂已得纾解。反之,这乃是因为我凭信心明白主因我而喜悦!就是说,我们看见祂因我们自己而欢呼喜乐。这也是说,我知道,在祂眼中,我身上并没有罪污,祂看我既是配的,又是祂心中的喜悦。

蒙爱的信徒啊,这就是这比喻的中心思想。这里所著重的,并不是儿子回家,乃是父神心中的喜悦!那父亲全心聚焦的,乃是他的孩子与他在一起,与他相交,与他连合。我们也是如此,我们在父神家中,来到祂面前,就是祂的喜乐。让我提醒你,有关父神在主受浸时的话。祂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正如神喜悦圣子,祂也喜悦你,因为你在圣子里面!

我常常思索,为什麽今天许多信徒,包括那些事奉 神的人,都愁眉苦脸,非常沮丧?为什麽许多人都缺乏真正的喜乐与安息?我深信这是因为许多信徒都无法从神的观点看自己。惟当我们在内心深处,相信 神对我们的看法,持续的平安喜乐才会临到。根据神的道,「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 神里面。」(西3:3)

请想像,浪子兴高釆烈地进入父亲家里,却被从前的恐惧所胜,心中想:「这是太好了,却不可能是真的。爸爸如果改变主意,那怎麽办?我如果明天跌倒,那又怎麽办?」如果这样,就何等可悲,他辜负了父亲的爱。不!他必须拒绝这些思想,且注目父亲当时那形诸於外的喜悦。

我认识一位牧师,他因从前的毒瘾而故态复萌。这人马上被一群「约伯的安慰者」所包围;那些传道人与长老们,坚持要他回顾自己犯罪的详情,好让他能回转。让我告诉你,这种事情绝不能成就神复兴的工作。罪咎、定罪、肉体的工作,都不能把任何人带回父神的爱里。

事实上,那牧者已经悔改。他悲痛地哭着说:「我得罪了 神、自己的家庭、并自己的会众。」他已经感受後果了。如今,这人所需要知道的就是,父神要拥抱他,与他亲嘴,迎接他回家。他需要知道神说:「我喜悦你。你已面临十字架的得胜。你是我所爱的儿子,你正在领会基督。」

我们身为跟随主的人,就要听从神的道,接受祂对我们的看法。就是说,我们的「老我」代表一个试图凭血气讨 神喜悦的人。这种人恨恶罪恶,不希望得罪 神,然而,他的良心却不断自咎。於是,他誓言要胜过自己罪的问题,说:「我要改变!我从今以後,不惜代价,都要与那缠累自己的罪争战。我希望神看见我多麽发奋图强。」

这种人所献给主的,就是多多流汗,多多流泪。他禁食祷告,从而證明自己心地善良。他有时候能抵挡罪恶几天,就对自己说:「我如果能一天这样做,为什麽不可以两天这样做,然後又四天、又一週?」过了一个月,他感到自己很好,深信自己凭奋力得释放了。

可是,他又故态复萌,以致深陷沮丧心境;他这样不断反反覆覆。这种疲於奔命的生活,实在没完没了,无法摆脱。

但愿绝不如此!他那肉体上的人已经与主同钉十字架,在神眼中,已被置於死地。是的,据保罗说,那旧人已在十字架上,被宣告死亡。主把那旧人带进坟墓,留在那里;他死了,被忘记了。正如浪子的父亲并不顾那从前的儿子(即旧人) ,主也谈及我们的旧人说:「我既不承认,也不与这种人有任何瓜葛。我只承认一个人,且与他相连。那就是圣子耶稣,并因信而在祂里面的人。」

新人就是凡放弃指望,不再凭自己肉体的奋力,讨神喜悦的人。他已经向自己老我凭血气的道路死了。他且凭信心认识,惟一讨 神喜悦,令祂心怀大慰的道路就是:主必须成为一切。他晓得,父神只承认一人:就是那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的基督。

这新人单单凭信心生活:「义人将因信得生。」他全然相信神的道,除此之外,别无所靠。他已在主里面找到一切的的泉源;主是全然足够的。他相信 神对他自己这说法:「你的旧人已经死了,你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 神里面。」他也许不能感受,或充份瞭解,但他并不与慈爱父神的道,大加辩驳。他凭信心将之接受,相信主在真道上信实不渝。

如今,父神满心喜悦!祂宣告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是祂的身体,祂是你们的头。所以,我也喜悦你们。凡我赐给圣子的,也赐给你们。祂的丰盛乃属於你们。」

这就是坦然来到祂面前的一幅图画!